當前位置: > 軍事歷史 > 正文

中國軍隊在朝鮮戰爭中學到了什么?

2013-03-09 16:11|軍事網| 編輯: | 點擊: 次 | 我要評論()


  敵人是最好的老師,尤其是強大而全新的敵人。朝鮮戰爭后,中國軍隊效法蘇聯,一度進行過一場從軍事思想、軍事理論到軍隊組織建設、軍事教育、訓練的革命,從強調革命軍隊到強調現代化軍隊,使中國軍隊初具現代化軍隊的形態。令人惋惜的是,后來由于國內政治原因,朝鮮戰爭帶來的積極成果未能延續。

  朝鮮戰爭對于中國軍隊,很有些像蘇聯衛國戰爭對蘇聯紅軍的影響。

  二戰期間,蘇聯進行了一系列淡化其革命軍隊色彩、強化現代軍隊色彩的巨大的變革。蘇軍恢復“舊制”,是從戰場上極其慘重的傷亡中獲得的經驗,二戰結束后,蘇聯高層對二戰的全面反思檢討,強化了這一方向的轉變。



  對一直效法蘇聯的中共來說,抗日戰爭和國內戰爭經驗與蘇聯的巨大差異,形成了獲得了空前的發展契機。

  全面反思

  1949年10月的金門之戰,讓中共高層意識到僅靠人民戰爭,雖可縱橫陸地,卻只能望洋興嘆。而朝鮮戰爭則第一次讓中共真正意識到,僅靠一支革命化的軍隊是無法打贏一場現代化戰爭的。

  抗美援朝開始后,戰爭的形勢讓中共高層意識到,軍隊的現代化迫在眉睫,并且在內部形成一股人人爭說軍事現代化正規化的風潮。隨著蘇聯軍援的深入,蘇聯軍事顧問影響的加大,這種討論氛圍日益熱烈。也是在這種情況下,曾經出現了以“國防軍”之名替代“解放軍”稱謂的趨勢,以體現出正規化色彩。而對過去游擊習氣濃厚的軍事思想,在中共高層的討論中,也進行了從未有過的尖銳反省。


  1953年10月2日,彭德懷在全軍高級干部會議上批評一些將官,只滿足于過去經驗,不認識今天已經改變了的客觀情況(指與美軍作戰),也不認識今天已經改變并正在繼續改變的主觀條件(指多兵種合成作戰),盲目地驕傲自滿,不虛心學習,不加分析,企圖以不適應今天情況的老一套工作方法來蠻干的精神。

  彭德懷強調現代化軍隊并不簡單是步兵加上飛機坦克,而是從分散的作戰到集中的現代正規作戰。建設現代化軍隊,首先必須掌握現代的軍事業務技術和科學知識。

  毛澤東雖未曾如其他將領那樣高調宣揚“軍事現代化”說法,但他1952年7月10日給軍事學院不公開的訓詞中說,在尚未獲得全國勝利之前,由于條件限制,軍事建設處于比較低級階段,裝備低劣,編制制度不正規,缺乏嚴格軍紀,作戰指揮不集中、不統一,帶有游擊性,這在過去是必然的。

  次年1月,毛給高級步兵學校的訓詞又指出,依靠過去和較為落后的國內敵人作戰的裝備和戰術是不夠的了,我們必須掌握最新裝備和隨之而來的最新技術。1954年10月國防委員會第一次會議上,他還說:“我們的軍隊距離現代化很遠。”

  毛對游擊戰與正規化的效用與看法歷史上卻多次搖擺,類似前述的話在抗戰前即已說過,抗戰中又轉向,朝鮮戰爭后轉回來,1960年代再次大幅度轉回去。綜合來看,與當時中蘇關系、個人經驗以及黨內政治斗爭等具體情境高度相關,不過,毛對武器、資源等因素從來高度重視。

  陳毅在1950年12月15日出席南京湯山華東軍區炮兵司令部、炮兵學校成立大會上,也要求與會者“學會新知識新技術,使用新武器,強調陸?崭鞅N的聯合作戰,這是我們軍隊的一個歷史任務”,過去因為條件限制,只能“打夜戰、近戰、游擊戰”。

  陳毅總結說:“二十幾年來,我們雖然取得了勝利,但是傷亡很大。比如過去我們攻取敵人一個碉堡,都要付出相當代價。攻擊一個小村莊,往往要打幾天幾夜。這說明我們的裝備不好,過去打仗只能在夜間,白天受到敵人的空軍和炮兵威脅,F在,我們有了強大的炮兵,并有了空軍,將來我們掌握了制空權,白天黑夜都是消滅敵人的時候。因此,不愿學,看不起技術,認為自己有本事,是不好的。”

  1951年1月15日,劉伯承領導創建的解放軍事學院在南京成立,中央軍委贈送的題詞是:“為建設現代化正規化的國防軍而奮斗。”那個時期,中共一心向往正規代現代化,在蘇聯顧問的幫助下,構建出一幅從軍事思想、國防體制到裝備訓練、軍隊管理、軍事工業的發展圖景,已有的進行革新,沒有的著手創立。

  全面“蘇化”

  中共在建立大軍區制、國防領導體制上,雖積極學習蘇聯,但稍有不同。建政之初,中央人民政府中央軍事委員會改名為中共中央軍事委員會,下轄總參謀部、總政治部等八個部,直轄13個軍區以及海軍、空軍、防空軍、公安部隊。1958年再次精簡為總參、總政、總后勤三個部。

  正規化和執政后的需要,必須得有屬于政府體系的國防部,彭德懷成為1954年建立的國防部首任部長。在蘇聯,國防部高于總參,而在中國,總參實際權力大于國防部,可國防部長是元帥,總參謀長是大將。

  總參謀長粟裕1957年訪蘇時,與蘇聯國防部長索科洛夫斯基會談后,突然提出索要“參謀部與國防部職務職權分工”的資料,索科洛夫斯基吃了一驚,只敢以口述形式談了一談。粟裕聲稱這是“向蘇軍學習”的需要,不過此事為后來諸多政治斗爭悲劇埋下伏筆。這也說明當時學習蘇軍的氛圍之濃厚。

  朝鮮戰爭后實施的三大國防制度:征兵制、軍銜制、軍官薪金制,這也是深受朝鮮戰爭和蘇軍顧問現代化正規化建議影響的結果。

  這些制度與中共傳統的意識形態宣傳有相當沖突,因為其體現出強制性、等級化差異,以前實行這些制度的國民黨一直被中共痛斥責為“拉壯丁”和“官兵不平等”,是“資產階級軍隊”的產物。但主政之后,中共漸漸意識到,這些制度是走向正規化和現代化不可或缺的。所以,在蘇軍顧問的強烈要求下,中共深感確有必要,并開始逐步實施了。

  經過繁瑣的評級和準備工作,這些制度終于在1950年代全部落實,后來又加了一個勛章獎章制度。其間曾鬧出不少風波和故事,如有很多人不滿意所獲軍銜,聲稱要“掛到狗脖子”上去,還有人認為這些制度的實施破壞了軍隊平等,后來中共軍史研究者也認為,元帥和大將的評定,有點“梁山好漢排座次”的意味,有些人的功勞與軍銜不符。

  不管怎樣,經過蘇聯顧問指導,軍制現代化建設上邁出了第一步。正如彭德懷所說,“實行這些制度,刻不容緩,不如此,就將使我軍停滯不前,延緩現代化正規化建設,就將使我軍不能應付大規,F代化戰爭”。


  • 復制鏈接
  • 打印文章
【已有位網友發表了看法,點擊查看 !
用戶評論:希望朝鮮理性看安理會決議 應當理解中國難處
發表評論
用戶名: 驗證碼:點擊我更換圖片

武林群侠传采药怎么赚钱